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知青下乡到云南,修建水库流血汗, 返城潮中回上海,在外时间九年半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111、遥远的兵团路  

2017-08-21 15:11:40|  分类: 知青轶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知青,上山下乡,远去版纳,路途遥远,中间隔着万水千山。

版纳,前往兵团,到达连队,旅途艰难,还需乘船甚至步行。

当年,知青下乡,上海到兵团的路非常遥远。首先得乘火车,一路越山岭、跨江河、穿隧道。途经上海、浙江、江西、湖南、广西、贵州,经过四天三夜的行程,火车才会到达昆明。之后换乘卡车,沿途翻高山、爬陡坡、过弯道。路过玉溪、扬武、元江、墨江、思茅、普文,车开整整四天的时间,卡车才能到达景洪。

       上海到昆明远隔千山万水,一路要经过五省一市一区,行程3060公里;昆明到景洪山高坡陡崎岖,途中要停歇四县一区二镇,全程725公里。就算到了景洪旅程还没有结束,并不意味着就到了兵团和连队。想要到兵团还有很多路,还要坐船顺澜沧江而下先到橄榄坝。之后,从橄榄坝到兵团的路更加艰难,因此,旅途还有许多的艰辛和困难在等待着。

记的第一次从景洪坐船是1970年的38日。因为是知青生涯中第一次在澜沧江中坐船,这天正好又是三八妇女节,所以映像特别深。这天早上,知青们肩扛手提着行李来到澜沧江边。从江边码头上船,乘座橄榄坝农场的红旗1号汽轮顺澜沧江而下。

上的船后,多数知青在甲板上欣赏两岸美丽的景色,而我无心欣赏只是在思索着,企盼我去的地方条件好一点不要太差。轮船因顺水而行航行速度较快,感觉没多久,一阵橄榄坝到啦的叫声打断了我的沉思。只觉得心中一紧,心像被细绳轻轻的抽了一下,从沉思中惊醒,立刻振作精神左右环视,看看橄榄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 原来,橄榄坝位于景洪城的东南方,澜沧江的下游,距离景洪城30多公里,澜沧江从坝子中心穿过。橄榄坝,在傣语中叫做勐罕,“罕”意思是卷起来。传说,佛祖释迦牟尼到这里讲经时,教徒们就用棉布铺在地上,请佛祖从上面走过去。佛祖走过去后,教徒又把布卷起来,因此勐罕的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。

        橄榄坝是西双版纳海拔最低的地方,平坝的海拔只有530米,也是气候最炎热的地方。橄榄坝盛产各种水果,有椰子、槟榔、香蕉、芒果、荔枝、杨桃、菠萝蜜、西蕃莲等。因橄榄坝上布满了无数美丽富饶的傣族寨子,就像孔雀尾巴上闪亮的花斑那样绚丽多彩。所以人们又把橄槛坝比作开着屏的孔雀尾巴。  

在喧闹声中,红旗轮停稳了,知青们挑着行李提着包裹急着下船,争先恐后地向出口处涌。几个弱小的姑娘在前推后拥下,挤到上岸的口子。正想迈腿跨上跳板,可还是不敢,情急中把伸出去的脚又缩了回去。原来,是用二块狭长的木板把船与岸连接起来的,人从跳板上走过晃动很大,稍不留神就会失去重心从跳板上掉下来。像这种情况不用说是姑娘,就是小伙子空着手走也要有点勇气的。    

        上了岸,沿着一条土路往前走。二个多月没有下雨的土路上泥灰很厚,足有二寸多厚。人从上面走过不仅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,而且泥土会不断地渗进鞋内,行走时脚硌的很难受。车子从身边开过,扬起的土尘铺天盖地的向你扑来,弄得你头发、眉毛、脸上到处都是象个灰人。正沿着土路走着,前面传过来橄榄坝到拉的声音,听到消息,我加快步子走到队伍的前面,看到面前的情景迷惘了,眼前的一切,荒凉无比、破旧不堪。

午饭是在橄榄坝公社的院内吃的,吃饭方式和以往一样一群人蹲在地上。吃罢饭,开来了一辆接我们的东方红拖拉机。没等拖拉机停稳,许多人就迫不及待地往拖拉机的挂斗上爬,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拖斗中就挤满了人。再看车下,因上不了车非常着急,怕车开走就把拖拉机围的水泄不通。

僵持中来了一个军人,说:“这次你们来了一百多人,一辆车怎么坐的下呢,车主要是给你们带走随身携带的行李的。”经军队干部反复解释和劝说,上了车的知青才很不情愿的爬了下来。知青们把随身携带的行李装上车,无奈的迈开脚步朝前走。

        知青们踩在满是灰土的土路上,只觉得道路软软的像是踩在面粉中。在行走时,这些粉状的泥土就往鞋里涌,鞋中随着土灰的增多,脚也会变得越来越难受。脚指被土灰咯的时间一久就会起泡,一旦水泡被磨破,每走一步疼到心里,于是只能脱掉鞋光着脚走路。时间一长,双腿酸痛无力之外,口渴同样也是件最难受的事。没有水喝,嗓子干的像冒烟似的难受。走在路上,荒郊野外,无处找水,因此再难受也得忍着。

就这样,走了一个多小时,到了一个叫曼科贺的地方,见小溪上有座小桥,先到的知青在桥内歇息。桥很别致是座典型的廊桥,桥上有屋顶,两面有围栏。即可作桥让人过河,也可给行路的人休息,碰到下雨,路人在此还能避雨,一桥三用,确实不错。

在桥上,见有人在溪边饮水。因口渴难忍,也就跟着一起喝。之后,又回到桥上歇息。聊天中,听先前的那个军人说:走到此地还不到兵团一半。听到此话,知青的脸上立刻愁云满布,心中直嘀咕。从上海到昆明,再昆明到景洪,然后从景洪到橄榄坝,整个路程已经用时八天半,遥远的兵团路到底还有多远......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