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知青下乡到云南,修建水库流血汗, 返城潮中回上海,在外时间九年半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13、水土不服  

2012-02-22 14:23:07|  分类: 版纳轶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双版纳进入雨季至今已有一个多月了,这雨还是天天在下,由于下雨空气很潮湿,空气中、房间里、衣服内,到处散发着发霉的味道。知青们来到边疆已经半年多了,半年多来,经过一段时间的生活锻炼,知青们开始慢慢的适应了边疆艰苦的生活环境,通过磨练也过了劳动关,知青们经过重体力劳动,体魄比以前结实多了。

知青刚到边疆碰到的困难很多,除了生活关、劳动关外,还将面临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困难。水土不服就是碰到的主要困难之一。那个时候,知青刚到边疆极大多数人对云南这方水土不服,各种各样、稀奇古怪的毛病在知青当中蔓延。有的拉肚子、有的烂脚、有的患疟疾、有的身体生疮、也有的浑身浮肿。一开始,知青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后来听人说这是瘴气在作怪,所以有那么多人生病。

瘴气是一种在南部边疆民族地区长期存在的生态现象。云南是历史上著名的重瘴区,这里密布的瘴气曾使无数中原人士为之却步和胆寒,20世纪50年代,云南西双版纳、元江、思茅等地因瘴气病长期流行、死亡者众多而成为著名的“瘴疠之区”。云南瘴气长期存在,除政治、经济、文化滞后等原因外,主要原因是大部分地区原始生态环境开发较少,地形封闭,气候炎热湿润,冷热变化急促,生物种类繁多,生存繁衍迅速,才成为瘴气、瘴水的乐园,瘴毒浓烈异常,进入者每每中瘴伤亡。

那时,虽说我们水利三团的知青中没有人因水土不服而死亡,但是,因水土不服生病的人却很多。在这些病当中,烂脚和拉肚子的人最多。说到烂脚,知情们直到今天仍然记忆犹新、无法忘记,像刚发生一样就在眼前。烂脚的人非常多,十有八九的人都先后患过烂脚毛病。有的人可能会想烂脚算什么病,十天半月自己会好的,其实不然。西双版纳的烂脚病,不同于内地的烂脚,它烂脚的时间长,一般情况下23个月才痊愈,长的要45个月甚至更长。另外,它烂的部位也基本相同,都在髌骨以下踝骨以上的小腿之间,而且都烂在小腿正面,烂在小腿反面的很少。

西双版纳的烂脚病,所以让人记忆犹新无法忘记,除了烂脚的时间长,烂脚部位奇怪外,这烂脚特别痒痒得出奇,痒得你无法控制。因此,常常因为痒就不由自主地去摸她、揉它、挠它、抓它。这种痒痒得让人难受,痒得让人惦记。每当你去摸她、揉它、挠它、抓它时,虽然那种痒依然存在,但是,心理却非常惬意和满足,如入仙境般飘飘而然。

摸她、揉它、挠它、抓它,虽然很舒服,满足了一时需求,但是,抓破的地方流出来的脓水,粘在哪里哪里就长出新的脓包。因此,脓包越来越多,脚越烂越严重,脓包收疤结盖,好了又长,长了又结,反反复复,始终不能痊愈。

那时,得拉肚子毛病的人很多,所占的比例也不在少数。虽然拉肚子的人没有得烂脚的人多,但是,拉肚子对人的危害远比烂脚大。刚开始,每天拉得次数不多还能坚持,后来越来越严重,拉得次数越来越多,多的不知有多少次。不仅拉得次数多,而且拉得东西带脓带血,最严重时半小时就要拉,肚子拉得人严重脱水,脸黄饥廋,全身无力。

那时没法子,为了方便上茅房,有的知青就拿件旧的衣服铺在茅房边的地上,坐在地上休息。想拉了就拖着虚弱的身体,步履艰难的进茅房拉,拉完了出来仍然坐在布铺的地上,等待下次继续上茅房。那时茅房非常简陋。屋顶是用茅草编成的草片盖得,四周的墙壁是用竹片围成的,解手的地方再简单不过了,在地上挖条深槽,上面横着放一些拳头般粗的树棍,就可以蹲在上面解手了。男女茅房仅用薄薄得竹片隔开,解手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。茅房内脏的无法形容,槽内的粪便臭气熏天,满槽的蝇蛆顺着槽壁往上爬。地上、解手的木棍上、竹排围成的墙壁上、到处都是蝇蛆。早爬上来的蝇蛆在往松软的泥土里钻、更多的蝇蛆因来不及钻入泥土,已经变成淡黑色的蛹了……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